•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wOTk1Ng==.html      2007年王朔接受凤凰专访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wOTk1Ng==.html

  •  

     

    功利足球的代表——剑桥大学数学系小算盘专业的——我最最讨厌的荷兰队终于出局了,他们辱没了克鲁伊夫和内斯肯斯缔造的诗一样的艺术足球。相反,他们像一台台机器,结结巴巴地倒脚,然后学着像坟地里的鬼火一样闪烁不定地抽冷子射门得分。

    这种下三滥的玩意儿只会让昔日激动人心的荷兰队变得像人生一样没有意思。

    虽然剃了光头的巴斯滕比粗壮的希丁克帅多了,但我还是热爱希丁克。

    因为他更丑。更有力量。

  • 亲爱的小孩

    2008-05-19

     全体默哀三分钟

    亲爱的小孩

    作词:杨立德. 作曲:陈复明编  演唱:苏芮  

    小小的小孩

    今天有没有哭?
    是否朋友已经离去

    留给你带不走的孤独。
    漂亮的小孩

    今天有没有哭?
    是否弄脏了美丽的衣裳

    却没有人倾诉。
    聪明的小孩

    今天有没有哭?
    是否遗失了心爱的礼物,
    在风中寻找

    从清晨到日暮。
    我亲爱的小孩

    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
    是否让吹熄了蜡烛

    在黑夜中独自漫步。
    我亲爱的小孩

    快快擦干你的泪珠,
    我愿意陪伴你

    走上回家的路

     

  • 20084月30日海南  晨    我拍到了开始以为是壁虎的蜥蜴,高傲的表情像一个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二奶
    20085月1日晨   芳草鲜美   落叶缤纷   沉默的ZARA帆布鞋  像一个无名氏像一块滚石
    20085月1日海南  晨   东北张师傅亲手腌治的咸鸭蛋咸菜葱花饼贼好吃吃完了浑身上下都是大地的气息
    2004年海南 左边的叫老李后来结婚了右边的叫谦子去了所谓的佛A娶了个凶猛的导游,注意是导游,不是导演
    2004年海南   这个白白嫩嫩肥而不腻的胖子叫小辉,后来炒股把房子赔进去了,再后来我们把公司里养的一只灰色肥猫叫小灰
     昨天我还用冷眼看这世界,可今天瞪着眼却看不清你——2004海南   我站在南山寺香林佛雾中像个陌生的PUNK
  • 在过去50年里,中国人基本上一直是一帮暴民和匪徒——卡佛提的话既非空穴来风,亦非旱地拔葱,它恰恰是一部分西方人对中国,对中国人独持偏见一意孤行的出头之鸟,代表之作。

    从雅典取圣火遭受抗议,到德国波兰政府抵制北京奥运,从家乐福股东出资支持达赖,到卡佛提妄言侮辱五十年来之全体中国人民,中国的强大以及必将成功举办北京奥运的不争事实,极大地刺激了西方人脆弱的神经系统,“中国威胁论”加“种族歧视”成为西方人攻击中国的最最主要原因。

    法国人雨果言拿破仑:彼以剑未竟之业,吾以笔竟其业。还没到干将莫邪出手的时候,但我们至少可以笔完成。

    壮志饥餐达赖肉,笑谈渴饮卡佛血。待从头,收拾你丫挺,朝天阙。

    吾等既为暴民和匪徒,当以暴民匪徒之方式以对待卡佛提兄,尊承商纣比干古法,剜其目,剖其心,以布束尸,家人殡殓。

    耳边回响主席诗词,让我们体验伟人高远从容之态,激荡无敌之声: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正西风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最后用一句孔子的话作为对这个美国佬的最后问候:

    Let us fuck this American man's asshole.

  • 狂心难息

    2008-04-13

  • 海陪耳波斯弟

    2008-03-14

    海陪耳波斯弟。昆明小佳佳。
  • 1、第一次的时候
    2
    、第一次和老公的时候

    3
    、第一次和别人老公的时候

    4
    、第一次收钱的时候
    5
    、第一次付钱的时候

  • 多年以前,一个连乳头都未干的年轻人,这么说吧,这个年轻人就是我,站在七楼的阳台,指着下面芸芸众生,像李铁梅一样强忍仇恨咬碎牙喊道:你们丫每天这么忙忙叨叨都干什么了?!多年以后,我终于像酸臭文人理解青楼名妓们一样理解了这帮孙子,因为——我随即成了他们的一员。

    有的工作就像是捧着耶稣丢剩下的裹尸布,闻起来酸臭无比却说那才是圣物的味道。

    比如说电影,多年前采访一个刚在某地中海国家电影节拿了个大奖的年轻导演,采访的最后记者问:XX导演,能不能把今天采访的标题叫做——XX,我以上帝的名义拍电影。导演使劲揉了揉自己包裹着劣质灯芯绒的叉烧肉大腿和盐锔鸡小腿,看了一眼天,看了一眼地,莽莽苍苍说了句:噢科。

    地中海有一种海风,叫米丽特纳,据说凡高就是被这风给吹疯的,导演的样子看起来不像天生呆傻,倒的确像是海风后遗症。

     除了电影,还有一种玩意儿叫广告。

    虽说我和耶稣一样都是AB型血,也一样不喜欢有人对着表子扔石头,但我还是要说,谁要是能证明广告业和性产业不是等号关系,简直比证明费尔玛大定理还难。套用小朋友们的话讲:我是站着尿尿的!······后来又蹲下了······

    一天我去找一个自己开广告公司的朋友,一进门就见他老板台上放着厚厚一摞人民币,明晃晃夺人二目,冷森森耀人胆寒。朋友指着这20万人民币说,这是我要去送给客户的回扣。又指着旁边薄薄可怜一沓崭新的票子说:这2000块是我今天领的工资。这让我想起了一句朋友的玩笑话:如果客户说月亮是三角形的,我们一定要说:没错,月亮是三角形的,而且是等边三角形。

    除了裹尸布,还有一种玩意儿叫地球仪。

    有一个捷克人去申请移民。

    移民官问他:你想去哪里?

    “哪里都可以”

    移民官给他一个地球仪“你自己选吧”

    “请问还有没有别的地球仪?” 

    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在寻找人生的另一个地球仪,可找来找去,地球仪很多,地球只有一个。

    在职业和人生的双重胁迫中,我真他妈有点烦了。

    要是有天我离开了北京,可千万别奇怪,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更加想念北京。   

    顺便说一句,那个捷克人的名字叫:米兰·昆德拉。    

  • 读李安《十年一觉电影梦》,其中有段,像是凭空里伸出一只小手,在我心头摸了一下:

    人生不只是坐着等待,好运就会从天而降。

    就算命中注定,也要自己去把它找出来。

    有人说人定胜天,也有人说命中注定,两者我都有所感应,其实命定也没什么关系,努力与否,结果会很不一样的。

    在我过去的体验中,只要越努力,找到的东西就越好。当我得到时,会感觉一切好似注定。可是若不努力争取,你拿到的可能就是另一样东西,那个结果也似注定。

    所以目前的这个局面,可以说它是命定,也可以说是人改造了它。 

    我认为这是一个艺术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独特地诠释了所谓命定,所谓人定,以及主客观动因之间的辩证关系。

  •  

  • 叛变

    2008-01-02

    近翻《酒畔谈兵录》,录旧闻如饮冰, 炎凉世态,唯宜付之冷笑耳:   

                       

     

    国民党1946年第258号令

        兹有原二十九军混成旅旅长陈志达,营长吴德,昧叛党国,勾离人心,此罪大恶极之瀎径鄙行,或有党国兵士歼灭或活捉者,重赏。                              

                                                                                二十九军军长  刘云晖

                                          194641

     

    附注:刘云晖,1898——1948,前共产党员,新四军政委,19412月皖南事变后加入国民党。

  • 大哥,嘎嘛切?

    丧天津!

    还丧法院啊?原告被告?

    桑你妈嘛法院!听像僧——马自明!

    又!听像僧,光勇——啊!

    光勇嘛!买的挂票。  

     

    化缩二零零七年丝二月二十三号,我跟我解走进天经棕国大戏院,我揍跟思己年前头一磨听唐曹演仓会赛的,倍儿你妈激动!

    花旦老旦青衣老僧,一赛(三声)行头,赞在一透明大玻璃框里透,大堂四根搭租子,一腮(三声)脸谱,倍儿艮儿!

    我跟我解在脉酥的地儿各买了一本马自明的《笑匠杂笈》,一滋想买北京妹有,戝回可样我歹凿了!

    丧楼。矮又!我们内座儿别提多憋秋了,我缩四不四庸该给我爸妈换脏好票,我解缩:庸该阿!

    开仓(三声),快板儿。我缩,借笔得云色基本功好啊。我解索:那号太多了!

    后头,田立禾等老先僧又缩了几段,包括托妻献子,缩得不恁摸地,包袱儿推老!

    臊马爷粗仓(三声),二话没言语,兹接来一《拉洋片》。臊马耶缩过:像僧,最后听得四亿棕韵味儿。臊马耶德僧因本来就倍儿磁性,家桑多年功力,借老段子听起来揍像刚摊得的煎饼果子,倍儿香!天经观纵大僧叫好:可否造此风味儿再摊一篇?黄族民也增看粗随瓶来了,把内看阳片的小四民演得跟增的赛的!两位爷台词动作表情配合增势天衣无缝,包袱脆,细节多,犄角旮旯斗造孤到了,还不显得碎,倍儿干净,还倍儿有味儿,可惜紫缩了一段就下切了。

    街下来四尹寿声两位爷,缩的嘛我斗忘了。

    攒底,臊马爷的《白事会》介四我听过的罪耗的一段白四会。郭德刚的白四会太碎,垫话太仓(二声),揍根刺螃蟹吧,又配一大堆菜,螃蟹又嘛味儿斗忘了。臊马爷的揍四清增,赞点调料兹接刺,透则意古鲜量劲儿。

    司(二声)点半,臊马爷龚馊报权,节速。

    我和我解去瀚金百,洗了大枣刺了几个包子,闲测一痛,做了明早酒店四四四的火厕,回北京了。  

    附:2005115郭德刚及德云社天津首演专场马志明为郭德刚捧场实录:

    2100,一直坐在台下第三排中间偏左位置上的马志明起身沿过道朝后走出了剧场。几分钟后,台上的主持人刚刚介绍出马志明的名字,他就从舞台上场处小跑着上了前台,拿过主持人的话筒。台下观众中顿时炸起了长达五十余秒的掌声和喝彩声。然后,六十二岁的马志明开口说道:“您这一鼓掌,我知道,因为这个郭德纲呀,说实在的,这小子太可爱了!确实呀,我今天特别的激动!我真没想到,因为这个……郭德纲现在他是铁路文工团的相声演员了。侯耀文慧眼识人呐!就看他是这苗子,把他调到他们团,收他为徒弟,确实是好事。我当年呀,我们在天津曲艺团演出,好像在90年之前吧,郭德纲在我们团里头帮过忙。那时候考虑呀,是调他是不调他,领导的事……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没要。(观众笑声)不知道怎么回事吧,咱也不是个领导,也没个职务,反正当时我看这小子——不错。嗯,确实不错!后来呢,他走的时候我就说:‘郭德纲,二十年后必是一条好汉!’(观众笑声/掌声)从90年算到现在——刚十五年他就投胎了!(观众笑声/掌声)转世了!而且回到天津,这叫一炮打响!确实出乎意料。这是我们天津的光荣,我们大家的骄傲!”你看他在舞台上使得这个自如,他不像三十岁的,他像六十多岁的。(观众笑)不是说他这岁数像,是说他这个玩意儿像。哎呀,确实是好啊。我作为一个老的相声演员,为郭德刚的成就感到由衷的高兴,祝愿大家青春常在,笑口常开!

    (少马爷准备下场,郭德刚急忙上台,将少马爷请回舞台中央,观众掌声,喊:来一段!)

    郭德刚:少马爷能够来到我们的演出现场,我感到非常荣幸。我代表广大的观众朋友们请少马爷,我们的老艺术家,给我们表演一小段,您说也行,唱也行,您怎么着都行!

    马志明:(作手势向后台要话筒)我很多年没有登台演出了(观众学丁文元:没事没事)咱说实在的啊,就现在曲艺团一场的演出效果也不如你这一场,不如你这一段的效果(郭德刚连连作揖,说不敢当不敢当)我再怎么说也不如他可乐,我是来向你学习的,向你学习(郭德刚继续作揖)刚才他没唱京韵,我来段京韵(观众叫好,郭德刚:好!)唱哪段呢(观众:黛玉焚稿。郭德刚:黛玉焚稿)黛玉焚稿?好。(郭德刚:好!观众叫好,鼓掌)

    马志明自己打拍子(观众开始配合着拍掌)

    孟夏园林草木长

    楼台倒影入池塘。

    马志明:

    起低了,发挥不出咱这嗓子,涨一调门!(郭德刚:涨一调门!) 

    冷雨凄风不可听(观众乐,因已变为《探晴雯》)

    乍分离处最伤情。

    钏松怎担重添病(全场观众几乎全部开始鼓掌打拍子)

    腰瘦何堪再减容。

    怕别无端成两地,

    寻芳除是卜他生。

    只因为王夫人怒追春囊袋

    惹出来宝玉探晴雯

    痴心的相公啊他们二人的双感情。

    (全场长时间掌声,叫好声,郭德刚送少马爷下场)

  •  

     

    下雪跟不下雪的区别:

    不下,树轻心沉。

    下雪,树沉心轻。

    前晚亮子健身房来骚电:向晚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八点零六闹铃响,床头坐立三十秒,下床,望窗外,惊。

    沏了一道普洱,推开IPOD,站出来一个西安的布鲁斯歌手,唱的却是唐朝的九拍:

    谁要送我一杯苦酒
    从来我不在意
    支离的往事依然存在
    只是大脑流动着麻痹
    想过去习惯没有头绪
    只想我的月亮
    撒谎时感到的安慰
    现在依然折磨我的思绪

    我要与你分享生活
    不再扭曲懦弱的神经
    我不相信自杀会解决
    我已厌倦这昏天黑地

      梦醒时我在哪里
      迷醉时我们一同远去

    月亮 月亮 属于我的月亮
    月亮 月亮 溶化我的月亮


    迟到也值。

  •  

    白球鞋蓝牛仔红上衣。麦当劳Bread talk Coffee奥运我要赢。白百合。粉百合。协和。东门。支楞着。门诊合同红笔蓝笔7号楼8号楼一层二层三层神经内科一神经内科二脑颅科照明室。小手。下楼。憋屈。哭。

    茶餐厅烧烤鸡翅啤酒大声展大生产。还真有人把你当个人。你要嫌吵可以出去说活动三千五千三万六万。走。

    TOMMY圣诞节妈妈肉夹馍。鼓楼胡同老北京不老北京。凳子。灰。热。不热。热不热。热。脱。郭龙何国锋同志。Lala变态lala他妈的带帽子煞笔lala。喜力可乐喜力可乐。七叔和几几弟。苍老虫爬上来一二一一二一。跺脚。互动歌曲就是互相动一下。MaMa老歌秋风吹醒了梦心向何处去。崂山道士我要做神仙驾鹤乘烟要做神仙驾鹤乘烟要做神仙驾鹤乘烟要做神仙。自highSorry

    溜达。眼袋眼袋烟袋烟袋斜街。阿苏卡。台湾牛肉面。对面挨着对面挨着对面挨着对面挨着鱿鱼圈由于圈犹豫圈忧郁圈。喜力喜力喜力热巧。牛皮本打开谁最近视眼李白不信想去吧。碎叶吉尔吉斯斯坦啊外国人什么啊人老家陇西成纪的跟李世民是一宗都是每天开怕踢抽红酒喝雪茄买房只求最贵不求最好的贵族现在也叫二比神经病。我得回家看书去四年白念了何止四年啊。小叮当沟厚姆。

     走吧走吧再见再见不理你们了。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姑奶。

     

  • 夜读《醉古堂剑扫》,得佳句而录以自况,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文章不疗山水癖,身心每被野云羁。

    临风弄笛,栏杆上桂影一轮;扫雪烹茶,篱落边梅花数点。

    觑破兴衰究竟,人我得失冰消;阅尽寂寞繁华,豪杰心肠灰冷。

    眉上几分愁,且去观棋酌酒;心中多少乐,只来种竹浇花。

    清闲无事,坐卧随心,虽粗衣淡食,自有一段真趣;纷扰不宁,忧患缠身,虽锦衣厚味,只觉万状愁苦。

    贺兰山外虚兮怨,无定河边破镜愁。

    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

    饮酒不可认真,认真则大醉,大醉则神魂昏乱。在书为沉湎,在诗为童羖,在礼为豢豕,在史为狂药。何如但取半酣,与风月为侣?

    假英雄专吷不鸣之剑,若尔锋铓,遇真人而落胆;穷豪杰惯作无米之炊,此等作用,当大计而扬眉。

    刘伯伦携壶荷锸,死便埋我,真酒人哉;王武仲闭关护花,不许踏破,直花奴耳。

    世问会讨便宜人,必是吃过亏者。

    重友者,交时极难,看得难,以故转重;轻友者,交时极易,看得易,以故转轻。

    一心可以交万友,二心不可以交一友。

    酒能乱性,佛家戒之;酒能养气,仙家饮之。余于无酒时学佛,有酒时学仙。

    负心满天地,辜他一片热肠;变态自古今,悬此两只冷眼。

    一失脚为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人。

  • 我算明白了

    我们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庸才

    自以为心中有爱

    其实不过是掉了渣的粉饼 

    国破山河在

    告诉你吧

    那天在楼尚

    我一个人走出去坐在两把椅子上

    听着一群不认识的基督徒们在那唱蝴蝶花、蓝莲花、圣诗歌

    我才得到一个净字

    净得空山新雨

    净得守身如玉 

    有了信仰人才牛逼

    我这是算什么呢

    只有彷徨于无地

     

  • 喜欢奥登一代,但仅限于此诗,没有好译本,自己改了下译文,自唱自听,是为蓝调。 

    葬礼蓝调

    奥登

    停止闹铃,切断电话
    给狗一根多汁的骨头   让它不要吵
    让钢琴安静,让鼓声低沉
    让棺木出来,让哀悼者进来
     

    飞机在头顶上盘旋悲鸣
    在天空涂写:他死了

    广场鸽子的白颈套上丧章
    交通警戴上黑手套
     

    他是我的东、西、南、北
    我的休息日和礼拜天

    我的正午和黑夜,我连续的歌声和话语

    我以为爱可以永远

    我错了 

    星星不再被需要——把每一颗都熄灭掉吧
    收起月亮

    摘掉太阳
    冲决大海

    扫净森林

    只因从此 

    一切不再有意味 

    Funeral Blues

    Stop all the clocks, cut off the telephone,
    Prevent the dog from barking with a juicy bone,
    Silence the pianos and with muffled drum
    Bring out the coffin, let the mourners come.
     

    Let aeroplanes circle moaning overhead
    Scribbling on the sky the message He Is Dead,
    Put crepe bows round the white necks of the public doves,
    Let the traffic policemen wear black cotton gloves.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I thought that love would last for ever; I was wrong.
     

    The stars are not wanted now: put out every one;
    Pack up the moon and dismantle the sun;
    Pour away the ocean and sweep up the wood,
    For nothing now can ever come to any good
                                              

     

    by W. H. Auden

  •  

     

     

  •       《一家人》 
    子:爸,我妹比我老婆强多了 
    父:恩,你妹是比你老婆强多了 

  • 当地球上只有最后一个人时,他听到了敲门声·······

  • so young

    2007-11-04

    汤力水+青柠+白朗姆。后来我们回家还自己做了一道。朝阳公园茂密的情欲。宝贝儿喜欢的珈菲。绿豆蝇的小猪手朝阳公园茂密的情欲。朝阳公园茂密的情欲。朝阳公园茂密的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