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2

    吃茶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llnroll888-logs/49941785.html

    见到了林清玄。

    从小就耐他,一篇一篇又一篇,读者文灾。

    现在我听着一藏族大姐在唱一特好听的歌儿。边听边写林清玄。

    旋律简单往复,专业叫riff吧。

    就是反复话唠。

    就是听起来像东北二人转。

    但是你入境了。

    就像唵嘛呢叭咪吽(OM MAŅI PADME HUM )

    伟大的东西都很简单。

    然后不断重复。重复。

    重复的简单就是伟大。

    就是禅宗所谓专注。

    就是水滴石穿。

    反者道之动。

    拿只毛笔天天写一。

    如此如此。

     

     

    老师清玄矍铄,云发飘然,法喜充满。敬而不远。

    说起年轻时一个人开着大货车在台湾遍地找茶,满载而归,看着装满茶叶的三个大冰箱,兴叹:今年的茶够喝了!

    说起去武夷山,青城山,法门寺,蒙顶山,找茶的故事,勾起我层层叠叠的欲望,对,是欲望,不是愿望。冲动之内力。褒义词。

    说起去香港讲佛学,香港学生问大明咒如何念,林清玄说:唵嘛呢叭咪吽,学生低头在笔记本上写:ALL  MONEY  PAY  MY  HOME。然后说:林老师,这大明咒真好啊!我以后一定不会忘!

     

    安意如也拄着拐赶来听林老师,我也追了把星,跟人合了影儿。我觉得这孩子挺好,虽说是个写字的,还有点小名气,但一点得瑟劲儿没有,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

     

     

    吃茶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