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29

    永忆江湖归白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llnroll888-logs/64610798.html

    “永忆江湖归白发”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一直想着江湖,一直想,想到头发白了,还在想。

    走北锣穿南锣,穿越众多文艺犯儿的姑娘们藕一样的身影,我一把扑进了东棉花,南锣让我迷恋,我喜欢这股劲儿,她比苏州杭州无锡厦门都更有劲儿,足以一把将我撂倒。

    沙子在南锣的演出,我是冲着沙子去的,也是冲着江湖去的。

    江湖的那种无比特殊的味儿,把我灌大了,我能说那是SZQ的味儿吗,cao,有那么点像,闻着这味儿我TM就大了,干了一扎黑啤,两扎黄啤,一瓶普京,十五个羊肉串,我就大了。牵了韩老师的手出来,我就倚在沙发里泼妇骂闲街,数落着道貌岸然的女同学,还有......反正我后来都忘了......

    老刘的倒数第二首歌是结婚还是不结婚,老刘絮絮叨叨的唱着我不结婚,我和韩老师放肆的笑着。

    出来还跟老刘喝了杯酒,我喜欢他,这个四张多的哥们红黑着脸,懒懒的可是很有穿透力,又跟吉他手喝了杯酒,这哥们上次带着雷锋帽,这次穿着廉价的大红门式黑白花短袖衬,我喜欢他们。

    天晓露了一手萨克斯,这个结巴的留胡须的西北小个儿男人招一些文艺女青年喜欢,身边的两个北京妞就在不断地聊他,大约是其中一个拿相机的在向另一个不拿相机的推销天晓,她说天晓“挺有味儿”。

    那就上吧。

    我喜欢北京的“味儿”,让我想起了很多,也让我略有迷惑,曾经无数次想离开这里,现在,我发现,丫就是一灵魂深处的红颜,让你无处躲藏。

    我们在出租车上一起回忆五道口,一起想念阿尔及利亚,想念90后和车震,想念普京和塔奇拉,想念海魂衫和清华大学,想念想泡我还是蛋逼,想念墨西哥女人美国女人和意大利女孩,想念瘦的百合还有年轻的FUFU,想念光合作用万圣书园,想念D-22开心乐园无聊军队,想念雕刻时光,想念已了结的青春和未完成的中老年......

    当你想念北京,你并非想念北京,你在想念你的落魄凄惶荒唐无聊深沉浅薄寂寞丰饶的过去的日子,我不想叫她青春。

     

     

     

    分享到:

    评论

  • 一年多以前的二宝
    可惜那时候你只能牵着韩老师的手
  • 记着下场阿根廷和西班牙,还有看傅莹的演出